<output id="1jb0w"><tbody id="1jb0w"></tbody></output>
<output id="1jb0w"></output>

<td id="1jb0w"></td>

<big id="1jb0w"><strike id="1jb0w"></strike></big>
<acronym id="1jb0w"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1jb0w"></acronym>
    1. <track id="1jb0w"></track>

      <td id="1jb0w"><noscript id="1jb0w"><source id="1jb0w"></source></noscript></td>
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【財經文學-美文】寧雨|山行散記

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樓主
      查看493 | 回復0 | 2021-5-5 10:09:58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  SEO头部优化(作者:www.d'.'iszz.net)
      雕刻工坊:www.fourecap.com
      點擊藍字“財經文學”

      關注我們

      山行散記

      寧雨

      1.

      綠,滿眼滿眼的,綠得透徹,爽利,不打一絲折扣。暑熱蒸騰,遠邊的山氤氳著一層層的嵐氣。路邊上,泊著摩托、電動三馬或者驢車?;瞎?、紫茄子、紅辣椒、山韭菜、掃帚苗、馬聲菜、紅嘴桃子、花皮甜瓜,都給從綠野里收了來,堆在路邊展賣。蹲坐于路邊的,還有穿戴整齊的婦女,光著脊梁的漢子,或拿著蒲扇的老頭兒,他們,有一搭無一搭照顧自家生意,順帶也就歇了晌。他們的頭頂,鋪著濃濃的樹蔭兒,柳樹、楊樹、榆樹。

      這才是扎實的日子。不慌不忙。收獲拽著晴和雨的衣角。一場雨一場晴,再看那玉米、芝麻,噌噌躥了一兩尺高。油葵的花盤跟著日頭一圈一圈轉,轉著轉著,就變出一張黑色的成熟的臉。

      打油葵,跟打麥子似的。鄉間公路,成了自然的場院。不敢用汽車軋,自家的機器開了來,一通碾軋,揚場,一布袋一布袋的葵子,沉甸甸上了車。騰出的地塊,趁著伏天播種,還有一季速生的莊稼、菜蔬。

      2.

      五峰山半腰,到處是農家飯館。飯館在杏林、棗林,有的在菜園里,在玉米地里。

      這里離大莊兒(石家莊)很近,沿著槐安路西行,到了山前大道望南拐,盤盤轉轉的,沒多少工夫就到。

      記得有個地方的旅游口號就是“做城市的后花園”。城市的私家車以每天300輛的速度增長,居民的腿長了。這山溫水軟,綠得痛快,藍得明凈的鄉野,想不做后花園都難。

      后花園里開露天餐廳、卡拉OK廳、燒烤會所、農家旅館、高級民宿,腦子活絡的人,有山民,也有城里人,資源和資本一拍即合。

      溫柔而樸實的鄉野,張開懷抱,擁抱城里人,擁抱他們的燒烤爐、無法以分貝計的豪歌,擁抱他們對山野的懷想以及些許的浪漫,還有埋單的資費。

      據說五峰山的水很淺。每家小飯館都有一口自備井。鉆井機日夜不停地轟鳴,20米巖石下,就是甘泉。

      五峰山的玉米面摻棗肉貼餅子,又香又甜。涼拌馬生菜、蒸掃帚苗苦累、蘿卜干炒腌肉、山蔥花炒土雞蛋,帶著野性的鮮香。如果你需要,這里的老板娘居然能弄到美國火雞(在我國養殖的)?;痣u燉山蘑菇,估計別是一品滋味。

      3.

      靠山吃山。

      山對人的恩賜,人永無可報答。

      有個養蜂的,是本地人。他的“蜂寨”扎在山路旁。每年從“五一”之前,直到“十一”以后?!胺湔?,有30個蜂箱,還有一個草綠的帆布帳篷。

      夕陽西斜,在山的肩頭跳蕩著。陽光與蜜同色。陽光里,采蜜歸來的工蜂們嚶嚶嗡嗡在蜂箱前舞動,身子和翅膀都反射著明亮的光芒。

      養蜂人說,這茬蜜叫荊花蜜。伏天正是荊花盛開的季節,那小小的紫色花朵,居然是上好的蜜源。荊花蜜,大約持續1個月。之前,先是槐花蜜,接著是棗花蜜。等荊花蜜過了,就只能出雜花蜜了。

      蜜的成色好,不摻假,1斤買15到20元。1箱蜂每年產七八十斤蜜,30箱大約是2100斤到2400斤,可買到三四萬塊錢。刨了蜂兒冬天的遭消,也還有不小的贏余。

      這蜜,是山給釀的。一座一座山里,不知道住著多少靠養蜂為營生的人。

      山坡,有人放羊。

      牧羊人,是個看上去憨厚樸實的傳統山里人。他的羊鞭不時甩一下,停在半空,并不舍得去抽哪只羊。

      這羊,真好看。白白的皮毛上,鑲了黑色或黑黃雜糅的花紋,在頭上,背上,或屁股上。鑲了花紋的羊,很容易就有了各自不同的名字,自帶的呀。

      牧羊人說,這叫“新西蘭羊”,外國引進的品種。

      我們幾個人便哈哈大笑,管這些羊叫“新西蘭貴賓”。

      新西蘭貴賓的牙一定很鋒利,連長滿尖刺的野酸棗棵子都啃。

      吃山草的羊,肉質肥美,膻氣小,都供了城里的大飯店或私房菜館。正定南門外有家館子,并不掛招牌,主營各色羊肉美食。食客趨之若騖,得提前好幾天才能訂到桌位。

      五峰山的活羊,大幾百塊錢一只;古城根餐館的大盤羊肉,四百八十元一份。



      4.

      有一種野果子,我家鄉叫做“野葡萄”。多少年不見了,親切依然。

      農家飯館的自備井旁邊,有雜樹杈子加的木柵,一株野葡萄便藏匿于木柵邊起的角落里。水大肥足,野葡萄棵子長得很壯,枝杈間結著一串又一串的果子。有的,成串紫黑,鼓脹著甜甜的汁水;有的,半青半紫,探頭探腦的,生怕人摘掉。

      拍了照片,吃了成熟的漿果?;丶?,把照片曬到自媒體。瞬息,留言排滿好幾頁。

      常山逸民說:我們家鄉叫野茄子,學名龍葵。多生溝邊樹下墻角,果實熟后黑,很甜。

      冰輪之舞說:我們那兒叫野柿子,小時候一把一把往嘴里塞。

      飄飛的歲月說:這好像我老家的黑油眼,滋味甜酸的!

      楊志紅說:我們這里叫甜兒甜兒,想起奶奶,下地回來總是給我帶許多,有次貪吃,吃了有三大茶缸子,結果發燒了。滿嘴烏紫,躺在床上,呲著黑牙傻笑。朋友們圍著叫:“唄兒咕,唄兒咕,吃了甜兒甜兒黑屁股?!惫?,笑到沒氣兒 。

      玉玲瓏說:嘿,野茄子,一肚子籽兒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野葡萄,也算是一種鄉愁密碼吧?還沒見開發上市的。

      5.

      黃龍峽的綠,過目難忘。

      千綠萬綠,深深淺淺之中,有一種樹,叫白檀。

      向導的鐮刀如一柄彎月,銀亮亮地一閃,再一閃,那大木上側生的新枝條,便成了一根杖交在我的手上。向導說,這是白檀,稀罕呢,下山別扔,放家里門后邊,辟邪。

      我手持白檀杖,心下卻惶惶。與那大木對視,它還我滿目的秀麗與端然,似乎安慰我,向導剛剛那一揮,只是修剪,并非殺伐,勿以為念。

      且前行,細細的山徑,掩在矮草碎石間,頭頂是雜木編織的綠篷。走出一窩綠,腳下就有了一個新的高度?;赝鶃硖?,高大的白檀樹早已回歸樹的陣列,枝牽著枝,綠蓋著綠。

      白檀并非黃龍峽的主要樹種。野生白檀林早已絕跡,再也不會有《詩經》里坎坎的伐檀聲,再也不可能把粗大的珍木一棵棵放倒河邊,去制那奢華的輻與輪。因此,與珍稀的白檀相遇,讓我對這里的植被刮目相看。

      初夏,花色繞山的時令已過,此時的黃龍峽,只屬于綠。遠邊,巨大的巖屏,以灌木葛藤為框;眼前,經過一個綠篷,又對著一面綠帳。綠如煙,綠如錦,綠如玉。最是金黃如蜜的陽光撒滿參天老樹的小景,明暗斑駁,凹凸有致,讓我忽然想起一個詞“剔綠”。記得家具行了有種古老的手工藝叫“剔紅”,恍然明白,它是受到陽光善剔綠的啟迪。

      到底是座女兒山,養在深閨人未識。所以,這里保有十分鮮明的原始次生林狀態。名目繁多的草,糾纏不清的藤,雜色的灌木,高大的喬木,雜居混住,和諧相處。比如,何首烏的蔓子恣肆攀爬,在草墩里冒出來,又轉上六角木的嫩條,另外幾蔓憨實地扭結在一起,大大咧咧地去招惹一棵“色木”。比如,一種叫做“琉璃”的灌木,悠哉游載地生在崖頭,霸著一片陽光,硬把個家族繁衍成了一個頗有點規模的野果園。那圓晶晶的小果子,睡在枝丫間,真的像極了一枚枚綠琉璃。而打碗碗花、野紫荊什么的,在你一低眉一抬眼的某個瞬間,會出其不意給你一個明媚的笑靨,仿佛她們是專來安慰你困頓的腳步的,又仿佛是因為你突然闖入了人家的領地,那一笑,只是個和善的提醒。

      山里最招眼的,是繡線菊。黃龍洞村民叫她“鐵棍花”,一個聽起來很雄強的名字。一朵一朵單看,繡線菊真不夠漂亮,更甭提富麗或明艷。但她在這初夏做花事,一叢叢、一簇簇的小小白花,點染在滿山的綠樹滿溝的滾石流水之間,便當得妖嬈嫵媚了。

      樹茂林幽,雜花疊疊。向導說,山上常有野豬出沒。春秋兩季,遷徙的候鳥會在這里中轉。但山里人最愛的,還是樹。我們的同伴小許,老家就在黃龍峽。她說,山上有很多千年老樹,橡樹、黑棗樹、五角楓、白檀,修行得千姿百態,如神似仙。

      遇到一株古樹,枝葉葳蕤,樹冠生長得旁若無人?;野椎臉淦?,光潔可鑒,根本沒有絲毫的蒼老感。就是這株樹的樹干上,居然開出一朵豐腴的牡丹花,就如同年輕人身上美麗的刺青。另一株老黑棗樹,虬曲的樹干斜刺里從山路這端伸到另一端,乍一看,還以為一條愛開玩笑的蛇懸在半空,要來嚇唬山外來的訪客。還是野桑葚厚道,綠枝繪濃蔭,在陽光后給人清涼的慰藉。當你貪蔭樹下,要興出一顆慈悲心細數桑葉的脈絡紋理,早有紅黑的桑葚子,會意地等待在那里。

      向導愛講“降龍木”的故事。說當年穆桂英大破天門陣,那寶貝“降龍木”就是在黃龍峽里找到的。在一處山坡上,他指著一叢灌木說,看,這就是降龍木!卻見這“木”,不過三四尺高,樹皮正在剝落,露出里面潔凈白皙的木質。降龍木的葉子蓊郁如云,葉夾生出星星點點的綠花蕾。如果沒有《降龍木》這折戲,這簡直就是太行山里最平凡的樹,又叫六道子。

      有人愛好六道子做的佛珠,因為木頭上的六條自然紋路,代表文殊菩薩的六把智慧之劍,可斬眾生煩惱。我意外得到白檀手杖,據說能夠鎮宅。

      6.

      佛光山命名,自與佛有關。相傳,山有佛相,有緣人于日出之時,可見五彩佛光。

      午后,陽光朗照,眼前的寺廟,遠處的花木山石,無一不條分縷析,井然分明。

      極目,遍尋佛影。他說,看,那峭立的一石,像佛;她說,看,那邊,仰臥的山體,似佛。我的目光一路搜索,我的內心一路疑惑,佛安在?

      佛光山下,有一條溝,叫杏梅溝。前半晌,寺里師父陪著,一干人等踏訪了杏梅溝?;淞?,還沒結出果子,尚殘存片片紫紅的花萼和一根一根風干的花蕊。那樹,有的已經有年紀了,黢黑的主干,嫩紅的花枝,倒比那一樹一樹的盛花更讓人心靈震顫。

      山上,卻有各色的花。粉的,白的,桃紅的。山花,山草,攢了一冬的力氣,都要在這春天開個痛快。最奇的一蔓花,生在一個洞穴的穹頂上,沒有一粒土壤,藤蔓直從石縫里頂出來,石頭跟葉蔓居然一樣的色彩,剛開始,我都懷疑是誰在那里雕了一件石雕。細觀,花、葉都沁著水氣,說明其生命過程是很有速度的,是屬于植物的。

      石頭也有生命,漫漫不知如何記述的生命。所以,在人的眼里,石頭常常是靜止的,了無生機。但佛光山的石頭不同,因為半山腰上,有一片石頭正在開花,靈芝一般的花瓣,從腳邊一直開上去,到山頂與陽光相接處。這花,也不知開了幾千幾萬幾億年了。我們見它,在開。所以記下:正在開花。



      7.

      “綠楊煙外曉寒輕,紅杏枝頭春意鬧”,是詞人宋祁的名句。彼時,清早,太陽剛剛沖出天邊的云頭,曉霧正待散去。

      春登佛光山,正是晌午。山巒在暖陽下一派褐黃的色調,這一洼那一片的楊柳樹頭,鵝黃嫩綠的葉子,一線一線、一縷一縷輝映著陽光的金芒,溶溶澹澹,明明滅滅,煙氣裊娜。

      山彎,隨處可見三五席地而坐的農人。轉過一個坡,一個衣著素樸的山里漢子正走在不遠處的田壟上。他身背荊條筐,不知是從家往田里,還是從田往家里倒騰東西。憑著季節猜測,該是給田地送來給養或種子的。順著山里漢子的來路,是一處村莊。此刻,村莊也正炊煙裊娜。

      山曰佛光,建了寺,供著佛,住著修行的師父。山里,還有人家,種田,栽樹,飲食男女。

      8.

      “日  Zé (左右結構,兩個‘日’) 晶  Lóng (上下結構,四個‘日’,上下各二)  通天地, 月  朋  Hǎi (上下結構三個‘月’,上一下二)  dào(上下結構四個‘月’,上下各二) 透乾坤?!边@是一副楹聯,在羅漢堂門口。我讀不來,也寫不來。請教朋友飛揚,她為我標了音,我便依樣引用。

      山下有個小村莊,老年間幾乎家家戶戶出秀才,別號“秀才村”。我便釋然,這聯,原是用來考秀才的。

      秀才禪聯,令我想起了另外一座同名的山,在臺灣。臺灣的佛光山,本是座荒山,由星云名師一點一點經營成佛家圣地。佛光山的路牌上寫著,“對感情不執不舍,對五欲不貪不拒,對世間不厭不求,對生死不懼不離”。跟這則“通天地,透乾坤”的秀才聯,似有異曲同工的意味。

      兩座佛光山,遙遙相呼應,提倡的都是人間佛教。

      出羅漢堂,過一線天,遇到兩個打扮入時的青年,似乎是情侶。問其從哪里來,說是從山下的小村莊來。再問秀才村的來歷,家里是否出過秀才,一問三搖頭。他們說,上山,就是來玩的。問,何處好玩?答:林間那塊轉運石比慈悲閣好玩,羅漢堂的羅漢比唐朝高僧閉關的小石頭屋子好玩。

      上山,參禪悟道固然不錯,以玩的心思看寺看人看羅漢,也無不可。

      竊以為,那副秀才聯,只留六個字就好,“通天地,透乾坤”。臺灣佛光山還有一種路牌,上寫“向前有路”。向前有路,在路上,明心見性。

      9.

      登求山,半路冒出個黧黑臉膛的瘦高男子,加入我們的隊伍。男子土生土長,會寫詩,還出版了集子,是當地頗有名氣的鄉土詩人,叫張老三。

      張老三聽說省城有一幫文友要來秋山,頭也沒梳,臉也沒洗,就從家里“出逃”了。見到他的時候,頭發紛亂,T恤和褲子都皺巴巴的。怎么打量,也從眉眼中讀不出一絲的詩意。

      知情人說,張老三是村干部,自家種著櫻桃園,公干私干都甚忙。媳婦說他寫詩是不務正業,不支持。會文友,那簡直就跟會網友“同罪”。但張老三還是一次次成功從媳婦眼皮底下“出逃”,屢教不改。不知他是為自己的出逃成功而自得,還是為幾十年一貫堅持“不務正業”而自豪。午飯時,張老三喝了很多的酒。喝了酒的張老三,臉色黑中泛紅,像極了那種叫“黑珍珠”的櫻桃,他說:“我的詩,就是寫小麥,寫玉米。我沒加入縣作協、市作協,卻直接進了省作協?!?br />
      左手種櫻桃、右手寫詩歌的張老三一路隨著隊伍,似乎是為了腔調一個道理:詩意并不寫于一個人的眉眼面目中。以此否定之否定的思維看秋山,又似乎連那些亙古不動的巨石,都跳蕩著一顆不老的詩心。

      兩個少年在翠湖里釣魚,褲腳高綰,身法靈活。湖邊,一株蜀葵正開著紅碩的花朵?;▋号c少年,把一幫大家都看傻了?;爻?,路過三疊泉,付先生以空的礦泉水瓶兒在泉中捉青蝦,必是受了少年的感染。

      一群游客,清一色俊男靚女,一條歡實的咖色大耳小狗。小狗跑熱了,伸出粉紅舌頭大口呼吸,然后迅速攀上一塊山巖,悠閑地蹲踞于巖頭,居高臨下大模大樣瞅著我們這些人。到賞秋亭,涵凝想跟小狗照合影。誰知人家不買賬,慢悠悠站起身,走了。

      碰上幾個修路的婦女,都是長峪村的。長峪村,坐落在秋山的山腳,總共不過二三十戶人家。修路、修渠、修農家旅館,這些年,總有些工程要做。包括我們上山時彎曲的石板路、陡峭的石臺階,都是山里人一錘一鑿修過的。修過,又讓你感覺不到多少人工的痕跡,那是秋山的智慧。

      也并非所有的情思都不外露。有一段小路,中間鑲嵌一塊石頭,像圓月,兩廂,水泥抹平,畫了兩只活靈活現的小動物,我看是兔子,若水說是山羊。還有一塊大青石,畫了巖畫,上面一只和平鴿,中間是個“王”字或“玉”字,最底下,是一顆心的圖案。忘了誰說,這些個圖案合起來是個“善”字啊。是“善”字嗎?像,也不像。

      秋山人是最不吝嗇作詩的。張老三可以致玉米、小麥、土豆、蘿卜,山里的工匠呢,連最不起眼的石板路,也鐫刻出一份詩情。

      作者分析
      寧雨實名郭文嶺,《當代人》雜志主編。曾獲全國孫犁散文獎、蒲松齡散文獎;河北省散文名作獎、河北散文三十年突出貢獻獎等。作品散見《長城》《讀者》《散文百家》《奔流》《鹿鳴》《青海湖》《人民日報》《新民晚報》等,部分入選各類散文年度選本。出版有散文集《女兒藍》、長篇小說《天使不在線》。
      社長兼總編輯:文亦君

      常務副社長:萬健坤

      常務副總編輯:董哲熹

      副社長:王銀嶺

      副社長:楊三倍(北首嶺)

      總編助理:項見聞

      執行主編:張芊芊

      文字主編:莉婭、云端、一珂

      責任編輯:玥寧、郭靜、昕蔚

      本期執行編輯:昕蔚

      如需投稿,請將作品發送至郵箱caijingwenxue@163.com,靜候您的佳作。

      凡在《財經文學》公眾號正式發布的文章,均有機會收錄于《財經文學》系列叢書之中,獲正式出版資格。

      掃二維碼|關注我們

      微信號|caijingwenxue

      用文字敘寫經典傳奇

      讓詩情攜手夢想飛翔

      我知道你在看喲
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    【免責說明】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!網站上部分文章為轉載,并不用于任何商業目的,我們已經盡可能的對作者和來源進行了通告,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,造成漏登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根據著作權人的要求,立即更正或者刪除有關內容。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。
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在线无码视频观看草草视频
      <output id="1jb0w"><tbody id="1jb0w"></tbody></output>
      <output id="1jb0w"></output>

      <td id="1jb0w"></td>

      <big id="1jb0w"><strike id="1jb0w"></strike></big>
      <acronym id="1jb0w"></acronym>
        <acronym id="1jb0w"></acronym>
        1. <track id="1jb0w"></track>

          <td id="1jb0w"><noscript id="1jb0w"><source id="1jb0w"></source></noscript></td>